M1004號墓文物

品 名 : 鹿方鼎
典藏號 : R001751
出土地 : 侯家莊西北岡1004號墓
R001751
中研院歷史語言研究所藏


文物小辭典

 
文物說明
  與牛方鼎同出於M1004號墓南墓道與墓坑交接處的附近。出土時器體完整。器身呈立體扁長方形、底部微向下凸,鼎底有四個空洞與四個長圓柱形的足相通;口沿凸起成一圈方箍,上有兩立耳;四個邊角及四壁中央都有凸出的稜脊。鹿方鼎重約60公斤左右,耳、足與器身採渾鑄法一體成形。鹿方鼎和牛方鼎一樣,周身裝飾的主題紋飾-鹿與鼎底中央銘文-象形鹿字相互輝映,是相當珍稀的例子。〔紋飾說明〕器身的紋飾被四角的稜脊分成前後、左右四個各自對稱的裝飾面,每個裝飾面又相隔成上下兩部分,也是前後和左右對稱:前後、左右裝飾面的上部都是狹長的帶狀飾,以雲雷紋為地,並以中線上突起的稜脊為中心,左右各有兩隻首尾相逐、背對中心的淺浮雕側身臥獸。前後裝飾面的下部,以雲雷紋為地,將中央稜脊當作鼻翼,構築出一個鹿頭。鹿角和鹿耳的旁邊有兩隻側身相對的鳥紋,鹿頭嘴部的左右兩邊,另有一橫帶飾,其上各有兩隻和上部帶飾相似的側體獸紋,兩兩相逐而背向中心。器面的鳥獸形飾,皆以浮雕的效果呈現。左右裝飾面的下部,和前後面相同,也以鹿頭為中心,鹿角及耳的左右兩邊各有一隻面對稜脊側體獸。鹿嘴兩邊的橫帶飾,各有一隻背對中心稜脊的側身獸紋,也都是用淺浮雕的技法製成。四足的裝飾,也分成上下兩段。上段朝外的部分是浮凸的鹿頭,內面則是以陽刻刻劃的獸面紋。下段整圈都是三角垂葉紋飾。兩個立耳各裝飾著兩隻相對側身而立的陰刻獸紋,兩獸的角尖在中線相會。
R001751 鹿方鼎
渾鑄法 關閉
澆鑄時器物的主體及所有附件都在一次澆鑄中完成。
銘文 關閉
銘刻於器物或碑石上的文體,刻在銅器上的又稱為「金文」。
雲雷紋 關閉
商周青銅器典型紋飾之一。以連續的回旋形線條構成幾何圖形。圓形的連續構圖,單稱為雲紋;方形的連續構圖,單稱為雷紋。
陽刻 關閉
在器物上刻出或鑄出凸出的文字或花紋(與陰刻相對)。
陰刻 關閉
在器物上刻出或鑄出凹入的文字或花紋(與陽刻相對)。
關閉
古代炊食器。用於烹煮或盛魚肉以供祭祀或宴享之用。三足,兩耳,有一定深度的腹腔為其基本結構。形狀多為圓形,但也有方形四足鼎形式。鼎是青銅禮器中的主要食器,據文獻及考古發掘資料,西周制度存在著列鼎制度:天子用九鼎,諸侯用七鼎,卿大夫用五鼎,士用三鼎或一鼎。當然,用鼎制度亦不斷變化,但用鼎數量的多少仍是判定墓主人身份高低的重要標志。
關閉
前所知最早的銅觚出土於二里岡文化期,盛行於商代,西周早期以後逐漸式微。

本墓南墓道出土了四件觚和四件爵,在多數的商代墓葬中,觚與爵的配對共出,是當時通行的基本禮制。但觚和爵都是飲酒器,為何要重複使用?容庚、張維持先生在《殷周青銅器通論》中解釋:「如需溫酒而飲,則用爵;不需溫酒而飲,則用觚;故爵與觚有相聯關係。」。不過,商代中期以後另一種飲酒器─觶,也加入了爵、觚的組合(如本墓也有一件觶伴隨出土(R001079)),雖不是主角,但也有相同的功能(飲酒器);且觶在西周時期逐漸取得和觚相同的地位而與爵組合成器,然後又與觚一起沒落,則觶的地位如何?似乎就無法獲得較好的論證。在沒有更好的說明之前,或許我們可以將殷虛出土的各種飲酒器,看成「殷人尚酒」的明證。這四件觚除了R001035只殘存足部外,其他三件外形完整。形制大體相同:都有外張的喇叭形大口,腹部微向外鼓,和像倒喇叭形的高圈足。

R001033、R001034、R001035三件底部都有相同的銘文「  」,R001032則無。

從紋飾和製作上看R001033、R001034、R001035與R001032也可分成兩組:

R001032,遍體內外有藍綠色鏽(鏽剝落的地方呈鉛灰或紫紅色),銅鏽掩蓋了部分的紋飾線條。不過仍可分辨出:頸部無紋,頸、腹交接處有兩條弦紋,腹部前後各是一個圓眼突出及以高起稜脊為鼻樑的大獸面紋,其下又是三道弦紋,下接圈足上的一周雲雷紋,其下又是和腹部相同的大獸面紋,皆填充雲雷紋。腹、足間的弦紋帶上留有足孔。

由於R001035僅存足部,但就從這部分可看出和R001033、R001034有相同的紋飾:凸起的四個觚稜將圈足分成四個裝飾面,每個裝飾面都以一段雲雷紋為首,下有一個臣字形圓眼珠的幾何狀側身獸,周身以橫、直線條和雲雷紋為飾。至於R001033、R001034在口部都是三角蕉葉雲雷紋,下有一圈雲雷紋,與腹部相接處有一道弦紋。腹部和足部一樣以觚稜區分成四個裝飾面,每面是一隻圓眼、有長捲方勾冠和長勾嘴、鼻的側面獸。其下有兩圈弦紋與足部相接,弦紋上有足孔留存(R001034的足孔未透穿)。雖然紋樣的基本形式相同,但細看時每件器物的裝飾細節又各有巧妙,可知每件觚都是用不同的塊笵所製造,以致有這種變化的趣味。

這三件觚的器身都滿佈綠鏽,R001033的鏽脫處呈紫銅色;R001034為鉛灰色和棕色,圈足內還有一片藍斑。

關閉
本墓的四件爵,皆出土於南墓道的銅器群中。形制是雙柱、袋狀圜底腹、三足器─蕈狀葵紋長方形雙柱分立在流、尾交接處;三足微向外撇,呈三角錐形,圓底外凸,或稱為「卵底」。

從紋飾及整體形制細分,可分成二類:

I、R001053、R001054、R001055─
  • 周身素面,只在上腹部、扳耳兩側有三道弦紋。
  • 流,邊緣外侈,流徑深、闊。
  • 尾,尖出,高翹約與柱同高。
  • (ㄆㄢˋ)手,穿小(只能容一指),外形方厚。
  • 器腹較R001056深長。
  • 雙柱高(與R001056比)、彼此間距大,位在流、尾交接處但與流不相連。
  • 這三件爵的底和足部都有明顯的磨錯痕跡。
  • {R001053、R001054底部的錯痕大致平行,像用「錯刀」所磨;R001055的底部則磨得不太平整,保留了部分鑄造時的原貌。}
  • 「錯刀」,在史語所收藏的青銅器中並無「錯刀」類的工具,歐洲目前發現最早的青銅錯刀時間約屬青銅時代晚期,鐵製錯刀則約出現在公元前六世紀的亞述地區。最早是用砂石和水做為器物修整的工具。在殷虛有銅刀、斧出土的附近,多發現磨石,可能就是用來當作磨錯的工具。
  • (ㄆㄢˋ)手的剖面呈︹形,R001053、R001054在(ㄆㄢˋ)內都留有殘餘的土黃色心型土,R001055雖被掏空,仍有心型土的痕跡。(ㄆㄢˋ)的兩旁有明顯凸起、未經修整的笵線。
II、R001056─
  • 流、尾、頸部以三角紋內填雲雷紋為飾。腹部突出兩道稜脊,有一圈與之等寬的獸面紋飾帶,以扳手為鼻梁、「臣字眼」,目珠微凸,並由陰刻雲雷紋裝飾獸身。
  • (ㄆㄢˋ)手下、獸面紋中間有一個陰刻紋飾「  」。流,邊緣較圓,流徑狹、深。
  • 尾,寬廣、平出。
  • 因雙柱較短,使流、尾的翹起看似與柱同高。(ㄆㄢˋ)手,由器頸延伸至腹部紋飾的底端,穿大,(ㄆㄢˋ)身薄長。
  • 雙柱間的距離小,並緊接流口。

關閉
《禮記.郊特牲》:「腥、肆、爓(ㄧㄢˋ)、腍(ㄖㄣˇ)、祭,豈知神之所饗也,主人自盡其敬而已矣。舉斝角(疏:斝、角,爵名也,天子曰斝、諸侯曰角),詔妥尸,古者尸無事則立,有事而后坐也。尸,神象也。」

《禮記.明堂位》:「灌尊,夏后氏以雞夷,殷以斝,周以黃目。」斝在古代祭典中被當作祭祖宴神或作為灌滿尊(受酒之器)的用器。

有些學者從出土實物考察,認為斝的足多中空,部分出土器還帶有煙燻痕跡,內或殘留液體的袟{,而認為斝也可當作溫酒器。殷虛卜辭中斝字的字形反映了斝的基本形制:雙柱、足(三足或四足)、無流。

關閉
儀禮.鄉飲酒禮》記載主人宴享賓客時,先以爵敬客,再「實觶酬賓」(把酒酌滿觶,向賓客勸酒)。宗廟祭祀時「(有以小為貴者:宗廟之祭,貴者獻以爵,賤者獻以散。)尊者舉觶,卑者舉角。(五獻之尊,門外缶,門內壺,君尊瓦甒(ㄨˇ),此以小為貴也。)」,顯示觶是一種飲酒器,且屬於主人或位尊者的用器。

觶,在商代中期出現,流行至西周早期。商代的觶與卣、罍、壺一樣,在祭禮時是觚、爵的輔助配備。到了西周早期卻逐漸取代觚,成為與爵搭配的飲酒器。觶的容量有人說三升,有人說四升,原則上大於觚而小於角。

李濟先生將觶視為酒器中的「高腳杯」。基本形制是:敞口(口呈圓形或橢圓形)、有蓋或無蓋、束頸、鼓腹、圈足較高。

關閉
卣(ㄧㄡˇ、ㄧㄡˋ),盛酒器。祭禮時先把卣中的酒灌到大的「尊」內,再把酒澆在土地上,以求神明降臨。

先秦經典中「尊」是盛酒器的共名,從形制上觀察,卣是指中型的「尊」,容量介在罍、彝之間。

【卣在古時候是指一種用來裝鬱鬯(ㄔㄤˋ)之酒的酒器。鬱鬯,酒名,煮鬱金草取汁,釀黑黍一禾丕二米者為酒。酒成則氣芬芳調暢,故呼為「鬯」,祭祀所用。

鬯,祭祀之酒,以鬱金草釀秬黍為之,所以降神。

《尚書.周書.文侯之命》:「平王錫(同賜)晉文侯秬(ㄐㄩˋ)、鬯、圭、瓚,作文侯(指作文侯之命)。」、「王曰:…其歸視爾師、寧爾邦,用賚爾秬、鬯一卣…。」

古代以「鬱鬯」祭祀神明並賞賜有功的諸侯,而卣就是盛裝「鬱鬯」的酒器。】

關閉
彝,原是青銅禮器的共名,只要是容器(食、酒、水器等),都可稱作彝。

古人認為:彝應該是用來盛裝酒(鬱鬯),灌地降神,和尊的形制、用途相似,故也稱為「灌尊」。但容庚在《商周彝器通考》特將有蓋、器腹側面與橫截面皆為長方形、四隅與腰間有扉稜及方圈足之器,別屬一類,稱為「方彝」,功能是盛酒器。

關閉
笄(同簪),用來插在髮間以綁束頭髮的器具。以簪束髮,能使頭髮平適順貼。

儀禮疏:「簪有二種,一是安髮之簪,男人、婦人俱有。一為冠簪、皮弁、爵弁,惟男人有而婦人無以。」

關閉
後世製壺的材質很多,本墓出土的三件都是銅壺。

這三件銅壺(R001083、R001082、R001081)的形制、略同,有耳無蓋;紋飾都分布在兩耳、頸部和圈足,除了最大的R001081頸部上有三尖紋略顯差異外,大致相似。三個銅壺各放在上層三具人骨的頭骨附近。

關閉
字義:容器,指盛湯、漿、水、酒之器。飲器,須從中汲取而後飲用。

唾痰用器。盂,是「自名(銘)器」,目前最早的例子是西北岡M1400號墓出土的寢小室盂。

這種器形的特徵是:圓形、敞口、方唇、深腹、腹壁斜直,近底部時圓曲內收、下有圈足、在上腹部多有外彎的附耳。

後世文獻記載中的盂形器主要有三種用途:水器、盛稀食(酒糟、酢漿)器、盛飯器。不過銅盂出現在商代晚期(盛行到西周中晚期),寢小室盂出土時,上面覆蓋一個盤,盤在當時多與匜、盉配套,屬於水器;加上有寢小室之名,應是寢室內用來盥洗的水器。